2017年3月27日星期一

曾伯炎:疯狂“斗争”的毛泽东



2017326maodou.jpg (500×373)
以阶级斗争为纲(网络图片)

毛泽东曾有小红书《毛主席语录》风行,印数达数十亿,俨如红色圣经。引利比亚的卡扎菲仿效,也出版他的小綠书语录。称为绿色圣经。可他俩死后,这两本书,都进了垃圾堆,再没有人读它和保存它。当年,中囯人的一言一行,必须与这语录对号入座。

现在,共党的几家研究党史文献的机关,早发现《毛泽东选集》160多篇文字,只12篇,经毛撰写,另有13篇,被毛动过笔,其余皆共党中要人包括瞿秋白、张闻天与秘书们所写的讲话或文件、决议,甚至,他的大秘胡乔木临终前交待:《为人民服务》、《纪念白求恩》、《愚公移山》这老三篇,及《沁园春.雪》,即“千里冰封、万里雪飘”那首词,皆胡乔木所作,他希望死后,恢复真正作者。

其实,毛泽东搞个人崇拜,便包装打扮宣传他,离本色的老毛,越来越远,毛自豪是出身绿林大学。他的本色、本性、本来面目,任如何伟化、神化、圣化,毛仍在历史长河中,正如孔子的叹息是:“逝者,如斯乎?不舍昼夜。”地被冲洗出他的真相:史学家余英时从这长河看出给毛评价:不过是洪秀全类型的乡村边缘人。中国社科院学者王学泰分析出中囯宋代以后涌现的游民,才是毛的阶级成份。若用毛的前妻杨开慧说他的〔从长沙板仓出土杨的日记上写的老毛〕却是:生活流氓加政治流氓了。这些评定,都是历史老人的手,撕下毛的画皮,现的原形与真象呀。

老毛在延安,就爱批王明是:“言必称希腊,”而毛身后,张爱萍将军则说毛是:言必称秦始皇。郭沫若在《十批判书》中批了暴秦,毛批郭是:“劝君少骂秦始皇,焚坑亊业待商量”,而毛对再访中国的美国记者斯诺,干脆坦白自己就是:“马克思加秦始皇”。斯诺却纠正毛是:斯大林加秦始皇。事实是毛的腹中,很少马克思,多的是《资治通鉴》里写的帝王术。马克思是毛的皮,秦始皇才是毛的核。21世紀了,崇毛、拜毛,岂非还在崇拜两千年前秦始皇暴君,不太可怪可悲,太奇葩了吗?

就这么一个20世纪的混世魔王,中国垃圾谋略文化孕出的恶棍,专制土埌暴发的政治土豪,身前那些崇拜他的,是跟着他打家劫舍、杀人放火发迹受益者,他死后,还有人卫护颂赞他的,竟是受害者,乃至他爷便是大跃进饿死几千万中的饿殍,或文革武斗打死的无辜者。尽管,文革后清算毛,仍让“四人帮”顶了罪,却顶不完,又用《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敷衍,实是堵批毛骂毛者的口。却堵不住,陆定一等仍要求对毛实亊求是定论,就在1979年清算毛的会上,共产党老文艺人士夏衍评毛的6句话,也很到位,他说毛是;“拒諫愛諂,多疑善變, 言而無信,綿里藏針, 喜搞女人,道德敗壞。”也记录在册,比那些“三七开“类浑话具体真实。那时,毛是被拉下过神坛的。当年许多广场、车站塑的毛像,曾一夜之间,被清除掉哩!只这些年,从薄书记在重庆红歌重唱,许多文件,红教条再现,毛假的伟光正形象,才又复出。可毛的那本语录上的话,仍在历史垃圾堆里发臭,倒是语录与毛选删掉毛的那些昏话、疯话,流传网上,更活脱出老毛的本色与本性。 老毛那出格与出丑,远甚于他孙子毛新宇说的那些昏话与疯话呢。

让我们来先品评一下毛泽东对文化教育的谬论,好像中世紀花刺子国王说的胡话。

毛泽东说:知识越多越反动:医学教育用不着收什么高中生初中生,高小毕业学三年就够了。华佗读的是几年制?明朝的李时珍读的是几年制?

知识越多越反动,他这一句反智与灭知的后果,就回答了钱学森向温家宝之问:中国为何出不了大师与诺奖获得者。中国智库的知识人,被毛泽东用 “反动”罪名,运动方法,斗死,杀死干净了。土改,杀的地主中的士绅、官绅、乡绅,他们多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承者。反右,又灭的现代文化的知识分子,文革,再横扫一切牛鬼蛇神,便犁庭扫穴似的消灭干净了。获诺奖的李政道从美国回国要拜见培养他的物理学教授束星北,此时,束从牢里出来,正在街头乞食于他学生。只因钱学森、邓稼先等是会造原子弹的,才没被老毛弄死。甚至为毛效犬马之劳的众多秘书,从陈伯达到田家英,从李锐到师哲,不是逼死,也丢监獄。中国几代知识分子,戴着毛泽东“反动”枷锁与莫须有罪名,被勦灭得干干净净。智慧灭了,愚昧繁荣了。中囯走向文明的现代,能不被这愚昧障碍吗?结果,反动的不是知识多了,倒是老毛开历史倒车的愚昧才是反动了。

而他说的小学生文化便可作医生,甚至拉出华佗与李时珍没上过今天中学大学来诡辨,可那时的医生,是集中国千年医药文化,从神农到孙思邈,通过师传家授,才在华佗集外科李时珍集药物学大成。老毛在文革中发动无知向有知者造反,医生去做护士活,护士去司医生职,造出多少医疗亊故,他不知道吗?而老毛用的保健医生是小学生吗?那服务他20几年的医生李志绥,既毕业于成都华西大学医学院,还是北京协合医科大学的博士,老毛这口是心非,只证明他的骄狂,仗恃权高位极,胡乱发狂言昏语而已。

毛泽东反智慧、倡愚眜,不仅用文盲陈永贵、吴桂贤任副总理,留下红朝同张献忠在成都统治同类笑话。他毁了传统与现代两代知识分子后,文革中,学校停课10年,还毁了下乡知青一代,荒芜了他们青春期学习现代文化,在旧的农耕环境去文盲化,落后化。老毛灭了3代中国智识人,当今天世界进入产业不靠人工制造,靠智慧智造的智能时代,老毛造的愚昧罪孽,还将在未来不断阻碍中国走向现代文明。

老毛那“知识越多越反动”的谬论,留下的后患是:知识越少越落后、越粗鄙、越野蛮。而这些被今日中国旅游者带到世界,叫全世界看清老毛留下的后遗症,何止在物质领域,更在精神境界。

今天,不是有中共朱成虎军头叫啸不惜打核战。甚至不惜毁西安以东全部城巿吗?毛泽东60年前震惊世界打核大战的疯话,早在1957年11月在莫斯科开世界共产党领袖会议上,就语惊世界了,他说:“大不了就是核战争,核战争有什么了不起,全世界27亿人,死一半还剩一半,中国6亿人,死一半还剩3亿,我怕谁去。”这个话一讲完,全场鸦雀无声,很多人没听懂,说毛主席怎么了,死3亿人不算什么,下面喝茶的时候都议论纷纷,捷克斯洛伐克总书记拿着咖啡直哆嗦,说中国6亿人,我们才2000万啊。

毛的战争疯狂,已胜过史大林,史大林在国共内战时,建议国共划江而治,朝鲜战争中,也居幕后不出面,他就怕挑起苐三次世界大战。毛泽东要推广他“枪杆子里出政权”为世界共运作指导理论,他不惜以核武挑起苐三次世界大战,这东方草莽的蛮话、疯话,以为会获得喝采,却吓着了从奥斯曼野蛮统治挣脱入欧洲文明的东欧工人领袖们,老毛的战争疯话受冷遇,他便改弦易辙,用钱开路,到第三世界去找王公酋长们对他拥戴。当时社会主义阵营,只阿尔巴尼亚霍查支持毛路线,毛不惜用中国民脂民膏去点燃毛说的欧洲社会主义的明灯。而中苏的矛盾,由老毛的核战撕开,以致尖锐到中苏在珍宝島边界燃起战火,不是美国人阻止勃烈日涅夫,苏联对中南海外科手术的核打击,差一点就投到这爱核战的老毛头上,老毛才急忙发出: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的口号!然后,才逼出一个联美抗苏的转折,离老毛一边倒向苏联,与美断交写“别了,司徒雷登”可是30年后,又在他中南海书房迎接美国总统,改说:你好,尼克松矣。美国总统进中南海菊香书屋,不证明毛亲苏仇美的失败吗?这教训,似乎今上又忘了哩。

直到今天,迷信核武的金正日,还在唱毛泽东迷核的老戏,只是再怎么挑逗美国,人家吃一堑长一智了。

老毛的以核壮胆,不惜地球与中国死一半的疯话,实是不把人看做人,这个简单常识未解决,今天的接班人,也未解决,而这却是赵紫阳下野后被囚居那十几年,反思清楚了的:他向看望他的旧属僚留下的两句话是:1,回归常识,2,把人当人。赵看得多透呵!可人在专制者眼里,老毛认为人是实现他野心的工具或棋局上的棋子,而今天,仍在继承,还在以主权去抵制人权,以爱党偷换的爱国主义,去抵制普世价值哩。

老毛还迷恋他的斗争哲学,谓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且说:八亿人,不斗行吗?他发现文革失败,竟然不死心,还说:文化大革命七、八年再来一次。

他的以斗治国,既斗衰败物质世界,也斗荒芜中国精神世界。既斗乱了政治伦理,也斗乱了社会伦理。形成一个你死我活残酷的机制,尽管这些年,中共党棍党阀们的口里,也学到说“双赢”来取代他们的“你死我活”,但只在国际巿场说说,在中国政治官场,这“你死我活”,在毛时代以路线斗争表现,现时代以反敌对势力继续,当前,还在十九大前白热化。只要中共不上民主与法治的轨道,这“你死我活”的互斗互噬互害的社会机制,就仍在阻碍中国迈步走向现代文明。

因为这“你死我活”还停留在丛林法则。老毛以斗治国斗出的灾祸,已够惨痛了,还能用中国特色或GDP把这丛林式的野蛮包装打扮来向世界炫耀,要替代美国担当领世界化盟主,侈谈什么建立人类命运共同体。大陆专制与台湾民主都水火不融,还能与世界民主潮共命运,岂不哄鬼吗?老毛当共运领袖与第三世界领袖没当成,闹的折腾与笑话,至今还是漁樵笑谈的笑话,毛泽东想代替苏共当头头,成了痴梦,现在再来重复想代替美国做世界盟主,更是笑话了。

文章来源:民主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