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19日星期一

陈岳生:历史终将埋葬“马云们”



在中国众多知名的双引号企业家中,即使有重回妈妈怀抱里的任志强 (在微博上秀重回党的怀抱),在商言商不谈政治的柳传志 ,以及被失踪后继续做着中国梦的郭广昌 ,但像马云这样持续为特色社会主义叫好者,前后逻辑连贯的依然寥寥可数。
 
从28年前镇压很正确,到支付宝可以随时送给政府,以及单方面破坏VIE架构,再到大资料(大数据)将支撑计划经济未来30年将,马云的一系列逻辑背后都指明了一点,他可能比任志强、崔永元还爱党爱国。 这样的马云,这样的任志强,如果按照他们妈妈(党)对「软埋」的定义,早晚有一天历史一定会软埋他们,即真正让社会认清这样一群看似商业成功实则人心溃烂的精致利己主义者。
 
马云说:
马克思主义讲到的市场经济和计划经济到底哪个好? 我认为这个观念我们过去的一百多年来一直觉得市场经济非常之好,我个人看法未来30年会发生很大的变化,计划经济将会越来越大。
因为资料的获取,我们对一个国家市场这只无形的手有可能被我们发现。 中医师在没有发现X光和CT机之前,我们是没办法把肚子打开来看一看,所以中医的把脉,望、闻、问、切形成了一种独特的指挥系统,但是X光和那个出来以后,发生了天翻地覆,相信资料时代我们对国家和世界的经济、资料明确的掌握,就像世界经济将会有一个X光机和CT机,所以30年以后将会有新的理论出来。
 
马云的一席话在不同场合引起诸多经济学家批评,包括国内经济学界泰斗吴敬琏先生。 也许马云真的认为大资料将为中国曾经逝去的计划经济重燃新命,也许本质上,马云对经济学的常识,尤其是米塞斯和哈耶克的研究近乎于白痴,或是从来不了解,这都是有可能的。
 
我所看的诸多经济学书籍中,不管是凯恩斯主义,还是自由主义阵营中的奥地利学派或货币学派,近代以来绝大多数经济学大师们,重点谈的问题,无外乎自由市场的多与少的问题,包括近年来比较受争议的《21世纪资本论》,或者论及福利多与少,以及如何应对泡沫危机。
 
而对计划经济,无论是国际上,还是中国,特别是中国,不管是学界理论层面探究,还是现实中像马云这样的说辞,大概都几乎绝种。 从国际上来看,在上世纪20年代到5、60年代,这中间几十年间,不少欧美民主国家,无论老牌英国,还是新锐美国,当时对苏联经济的向往是一大批学者眼中的理想样板,其中包括帕累托、熊彼得这样杰出的经济学家,也包括罗素、维特根斯坦、爱因斯坦这样伟大的哲学家、物理学家。 不过后来事实证明,他们都看错了。
 
在1947年写下《通往奴役之路》的哈耶克,当时还是经济学非主流,几十年后,他荣获诺贝尔经济学奖,同时,苏联也崩盘了。
 
从中国来说,跟随苏联模式的超英赶美大炼钢,乃至于紧随其后的大饥荒,数千万人死于非命。 因此,尤其在当下,中国话语中的计划经济之恶之痛之惨烈,稍有常识的人无一不知。
 
挣钱这么多的马云,不可能对此一点不了解。 即便从经济学本身而言,世界几百年历史也清晰说明,那怕按照马云说的技术进步,也依然不可能脱离于自由市场本身。 何况,今天的互联网技术进步,与真正意义上蒸汽机所带来的效率产业变革,可谓两码事。 我接触不少经济学家,大多数人认为今天的互联网经济本质上并不是一种真正意义上的技术进步。 许小年对此从经济学本身也详细阐述过。
 
马云当下对计划经济的情有独钟,恐怕不仅仅是经济学常识缺失的问题,更大的可能也说明他本身就对国家主义情有独钟。 而生活在这里的人们都异常清晰的现实是,这里的国家主义之强盛,无论在经济,还是自由度,更不用说民主,比如最近疯狂的删帖封号,可以说,极权式国家主义从来没有离开过,且灾难也从来没有远离过,并呈现出越来越精细化管控。
 
联系到任志强的回归妈妈组织,以及刘强东的共产主义,还有于建嵘所提出的大资料超级社区论,不难发现,一方面体制在以更大的压力与能力在打击社会,另一方面所谓的商业领袖或公共知识份子,反其道也在为国家主义从经济或社会理论上背书,使其管控合法化,使其中国式半计画半市场经济不断牢固。
 
这样的争论,马云并非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跪舔者。 在此之前,关于林毅夫等产业政策的争论,也说明不少经济学家希望以政府管控下的市场经济模式来打造出中国梦与中国模式的乌托邦幻想。
 
有朋友评价说:马云鼓吹大数据+计划经济并非是一个什么理论,而是试图为自己的云计算业务找到一个固定的庞大客户-政府,同时在意识形态上站队。 这本身是市场经济行为,一种投机的行为。 于教授鼓吹大数据+计划经济也是一样的。 他们都是局势的投机者。 不要以为他们真的相信自己说的话,他们只是为了自己的利益忽悠皇上。 对于投机主义者来说,这个世界没有原则。
 
历史显然不会朝着错的方向越画越远,即使会有反复,但也依然难掩其真知灼见。 就如同哈耶克活着是落寞无名,但几十年后到今天他对极权体系计划经济的分析与抨击,绝对是入木三分,异常深刻。 历史同样也不会放过与虎谋皮的投机者,比如聚宝盆的沉万三、红顶商人盛宣怀,从始至终效忠于国家主义者则几乎没有好下场,如同我们看到被消失几天的郭广昌,进去的中国联通董事长常小兵,电缆自杀的国信证券总裁陈鸿桥,没出事前,一个个都非常伟光正注 更多 。
 
马云何去何从? 不过是时间问题罢了。 要知道,鼓吹国家主义者,最终很大概率也会被国家主义本身所吞噬,这真不是玩笑。 


【 上报 】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