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16日星期三

辩护人继续要求会见余文生仍遭拒绝


   
   

   
   

   
   

   
    本网获悉,今日,知名辩护人常伯阳律师及谢阳律师与余妻许艳女士一起去到江苏徐州市看守所再次提出申请要求会见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已被羁押四个月的余文生律师,仍然遭到所方拒绝,理由竟是早前警方出示的声称由余文生律师本人签名的“声明”(解聘书)。
   
    据悉,今日上午,余案辩护人常伯阳律师及谢阳律师与余文生妻子许艳女士一起去到羁押余文生律师的徐州市看守所,提出申请要求会见当事人余文生律师,窗口工作人员把名字输入电脑后,系统显示“限制会见”的信息,即是继续不允许会见余文生律师。律师向工作人员询问该案具体的办案单位以及设置限制会见指令的负责人信息时,工作人员在无任何交待的情况下离开岗位,其后一直未出现,无奈之下,律师及家属只好离开看守所。
   
    随后,辩护律师和家属又去到徐州市公安局了解情况,但遭到门卫阻拦不准进入,告知可以去公安局旁边的公安局信访办。律师在说明来意后,信访办工作人员答应可以代转律师的会见手续,并写下收条交给律师。当律师准备离去时,该工作人员又突然冲出来,要求拿回交给律师的收条,在律师发问收回原因时,收条被该名工作人员抢走。之后此人便以警方持有余文生律师签名的声明为由否定了两位辩护律师的资格,并退回律师提交的手续材料。
   
    许艳女士对此表示,丈夫余文生律师早在2015年时就预先录制了视频,表明自己除非遭到酷刑才会解聘辩护律师,但目前的情况是警方不允许家属聘请的律师会见,却又无人回答余文生时下是否有辩护律师?余文生连聘请律师的权利都没有,那么其他的权利又有谁来保障呢!有见及此,家属有足够理由怀疑余文生律师遭到酷刑对待,警方所出示的所谓“声明”并不是余文生律师真实意愿的表达。
   
    另外,5月11日,许艳女士用邮政特快专递EMS向徐州市公安局等部门邮寄了多份信息公开申请,申请信息公开内容包括:
   
    1、身体健康情况、是否患病及治疗情况。
    2、提讯余文生审讯室摄像头情况及提讯的视频录音录像。
    3、对余文生案提讯的人员及提讯起止时间及登记情况。
    4、对辩护、控告、申诉、检举等权利的告知与履行情况。
    5、对余文生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妨害公务罪的办案单位及联系方式。
    6、对犯罪嫌疑人釆取的刑事强制措施的种类和期限。
    7、申请徐州市公安局在案件侦办过程中做出的案件执法回告信息。
    8、申请公开余文生案件所有批复性文件,包括并不限于:指示、命令、指令、会议纪要、请示、报告、批复。
   
    有关余文生的情况本网将会继续关注和报道。





    来源:民生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