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11日星期五

長毛:自首不如自強

耀廷兄大鑒:
天下無不散的筵席。
聽說你不久就會率眾向警方自首。看來,由你等烹飪的「和平佔中」盛宴,將隨三子洗手而席終人散,自然,樹若靜而風不息,佔領區依然健在,雨傘運動並未落幕,只是星移物換,另有一番風景而已。
毋須說,由九二八抗爭孕育的雨傘運動蠭起,氣勢磅礴,萬眾一心,確是超乎想像,能堅持八周至今,與老兄當初設想實在相去太遠,原先以為佔中者雲集抗命,和平任由警方拘捕,過程大約一兩天而已,又怎會料到「遍地開花」,令鎮壓者無所適從,甚至使佔領群眾亦大感意外?所以,自首一途,於你等實在情非得已,理所固然。我想,你大概以為啟蒙目的已達,癱瘓效果汨然,離場以示區隔,該是適當時候。尤其今時法院已應命頒布禁制令,讓政府乘隙而入,把政治鎮壓披上法治公正的面紗,法律學者如你者,頓時陷於悖論兩難,亦應是自首逼在眉睫的原因吧!
相信你會記得,當年馬丁路德金牧師到美國南部從事民權運動,挑戰種族隔離苛政,爭取黑人投票權,亦曾因公民抗命,不惜藐視法庭禁令而入獄!眼前,「國務院白皮書」的幽靈已在法院徘徊,權者濫用司法程序申請禁令,玩弄強權政治以打壓異己,已非純然隱憂。「白皮書」聲稱司法機關是政府的一部分,今日聽來,實在令人心寒齒冷!其實,根據你鼓吹的「公民抗命」五項原則,現時佔領行動依然遵行不悖。其一,是針對不公義的人大常委8.31決定;其二,它是反對真篩選、假普選,迫不得已的最後手段;其三,目的明確,事前公開宣揚;其四,行事和平、不涉暴力;其五,行事者願意承擔後果,毋懼刑責。相反,壓逼者卻無所不用其極,甚至縱容黑幫暴力對付民眾,屢敗屢戰,合法與非法打壓交相襲用,不停造謠抹黑,軟硬棍子齊施,依然不能嚇退佔領義舉,充分反映抗命者無懼無畏,證明群眾由充權而迸發的異彩!
猶記老兄與我初逢於小弟辦公室「論道」,早就明白即使我等堅持和平非暴力原則,亦不能令抗命運動全無暴力,只能以此暴露當權者的暴力本質,就是包裹在法治下的軟暴力受挫,終將施行十目所示的硬暴力!這正是為何雞蛋不畏高牆的根本原因!
寫到這裏,一段往事亦悠於浮入筆端。老兄之所以決志發動「和平佔中」運動,其實亦與小弟受警力欺凌有關。二○一三年元旦,我於大遊行星散後與數百群眾繼續示威,欲到禮賓府要求梁振英下台,被警方無理阻撓被困於中環街頭,最後只剩我一人遭數百警員圍困街心,最終竟被無理拘捕。警權囂張,由於政權跋扈,人權沒落,緣於普選遲來。遂令老兄發憤啟動「佔中」,今日花開結果,群眾當仁不讓,成就舉世矚目的雨傘運動,老兄此刻離佔領區,而就自首之途,豈非浪費前功?若說佔領運動已師老兵疲,則此刻沉着應付,共赴難關,更是重中之重!
由此,我亦不能不為本地之中產階級及知識菁英悲。平日無事,風平浪靜,此輩不少人均會善頌善禱,希望對話能令當權者向善,令普選制度安然到臨,殊不知沒有抗爭,哪來改變的質璞至理?對奮起吶喊之聲音,視為庶民無知之吵鬧,將敢於抗命之義舉,斥為鹵莽乖張之愚行,當日老兄提倡「和平佔中」,就是要喚醒這群敝帚自珍之輩,用犧牲精神感召芸芸行動侏儒。雨傘運動拔地而起,民眾群力衝破樊籬,讓人們看到希望曙光,此輩不禁目定口呆,恍受雷擊不期然表示支持。然而,到運動備受打壓,膠着不前,則此舉又會隨當權者之攻訐而華麗轉身,恢復歧視民眾的積習劣性。今日的所謂「民意逆轉」之論調甚囂塵上,此輩閒言閒語,助紂為虐,着實提供不少彈藥!
至於基層,亦有不少人為建制派宣傳所惑,以「阻人搵食,猶如殺人父母」斥責雨傘佔領運動。例如先前不久一個由工聯會發動的聲討佔領大會,一位電車工人上台發言,聲淚俱下控訴佔領行動阻街,令資方削減其加班工作,令其生計受損。看在眼裏,不覺是非顛倒,更想起魯迅先生「哀其不幸,怒其不爭」的名言。一個勞工,竟要依賴加班補水,長期超時勞動,始可餬口養家。工會不自責爭取不力,有負工會使命,反而以此為賣點,痛詆佔領運動罔顧民生,不恤民困,簡直恬不知恥,唾面自乾!殊不知小圈子選舉藏污納垢,官商勾結,正是香港工人搵極唔夠食的關鍵!
「權力導致腐敗,絕對權力、絕對腐敗」,雨傘運動佔據街道,就是要爭取公義、實行普選,改變專制腐敗帶來的社會災難!
戴老兄,佔領行動走向民間乃是不由之路,集體抗命,辭職公投,就是運動當前轉向民眾、感召民眾之關鍵所在!
開花結果,自然不忘墾丁功勞,自首,不如自強,離異,不如聚義!
一九二八年,甘地率眾到海邊採鹽,實行公民抗命,抗議英國殖民地政權專賣食鹽,於軍警環伺下面對茫茫大海,他不禁說道:「要麼成功,否則葬身大海」。今日我輩面臨「逆境」,又豈非小菜一碟?
戴兄,愚者如我,恐或亦有一得,打攪了!
謹祝工作順利
長毛頓首
二○一四年十一月十五日
原文載於明報星期日生活